今天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戏里戏外话侯露

2016-2-22   浏览:1384

 

    个人简历

    侯露,女,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编剧。1953年5月出生,山东高密人,笔名肖路、侯路,国家一级编剧,现任安徽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

   

    跟侯露在一起总会很愉快。

    她说,自己有“三多”。一是称呼多。她的小学同学喊她“黎路”、知青老插们喊她“侯路”、大学同学喊她“侯露”、合肥近郊某些农村基层干部喊她:“侯区长”,文化系统的人喊她“侯局长”、戏剧界有人喊她“侯主席”,也有人喊她“秘书长”、 戏迷们喊她“侯姐”,也有人喊她“侯妈妈”、还有“侯代表”、  “侯委员”、“侯大炮”……喊来喊去,反正都是她!

    二是故事多。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人,遇上大时代变迁,本来就命若行舟,加上她的性格,风风火火一路走来全是故事。她自己不说,别人也会说,还说的特别精彩!

    三是熟人多。多到不敢步行去上班,一路上总能遇见熟人,拉着她就聊了没完,有时这人没聊完那人再接上,一准儿地迟到!

 

    不过,一个剧作家,还是要靠作品说话。

    把庐剧演到北京,获得第二届中国戏剧节大奖的《奇债情缘》,是她写的,抱着孩子写的。把庐剧演到香港大会堂,引起惊呼“安徽庐剧登上香港大会堂!”的《李清照》,也是她写的。

    沉寂了多年的安徽电影厂1996年打了翻身仗,一举夺得中国电影“华表奖”和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黄梅戏电影《徽商情缘》是她的作品,把县级黄梅戏剧团推进国家大剧院演出的《惊天一兰》也是她的作品。合肥电视台原创的最长的电视剧《生意场上的女人》是她的作品,安徽电视界最长的黄梅戏电视连续剧《非常如意》也是她的作品……

    她说,我喜欢做“零的突破”!喜欢碰别人不愿碰的难题。

    比方说,庐剧《奇债情缘》改编自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庐剧,这个田间地头的地方戏剧种能够演外国名著吗?她做到了!专家点评:“在莎剧的中国化、洋剧的本土化、经典的平民化上做了很有意义的突  破”。

    比方说,庐剧能否演《李清照》?省里有专家指出:庐剧与李清照,有两个致命的障碍:一是庐剧剧种本身的“俗“与李清照的“雅”的悬殊;二是戏曲唱词与李清照词的差异。然而,侯露有自己的见解:一、所有的戏曲剧种只有曲调不同,没有高低雅俗之分;二、剧种的发展,一定要通过高水准的剧目来对剧种进行改造提升!她这样做了,在全国戏剧界引起很大反响,中国剧协副主席季国平博士撰文称赞:“侯氏李清照”提升了庐剧的品位和影响力!

 

    侯露是有些特立独行。有时,她会被历史感召的热血贲张!

    1991年,皖南事变50周年。她在皖南采风,因不服水土上吐下泻,瘦了十几斤,写出了讴歌新四军的歌剧《火鸟》。1999年,建国50周年到2001年建党80周年,她三年间12易其稿,写出了话剧《风驰瑶岗》,一举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曹禺剧本奖、中国戏剧节剧目奖等多项大奖。2011年建党90周年,她举债自筹资金把黄梅戏《红杜鹃》立到了舞台上,是当年全省唯一一台革命历史题材的舞台剧!2014年甲午战争120周年,她创作出了大戏剧本《丁汝昌》,在创作过程中,因受不了特定人物和特定历史背景的悲剧性,差点心绞痛倒下。 2015年,《新青年》发刊100周年,她又创作了大戏剧本《先生独秀》……

    她说,写剧本是疯魔,到了历史的节点,她就按捺不住地进入到创作状态中去,把她思考的一切和想表达的一切,都用舞台的活色生香展现出来!

 

    视戏为命的人,生活里也都是戏!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合肥市淮河路改造要把李府拆掉易地重建,引发了一份政协委员的提案。在政协提案办案会上,侯露面对拆迁方的强硬,拿出一本《文物法》,义正词严地说:“你们刚才说有钱、有工程师、有施工队、 有地皮,一定要易地重建。我们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有法!《文物法》!这上面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地上、地下一切文物归国家所有……”这简直是戏剧场面吧?接下来的事情更戏剧性,全场的人为之震撼,常务副市长批字:“依法治市,有法必依!”已经要易地重建的李府居然保留下来了!

    更让人们感到充满戏剧性的事,是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侯露,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叫停“中华文化标志   城”。她说:“中华文化历史上下五千年,五十六个民族,博大精深,岂是一座城能容纳下的?!文化建设要在人们的心里建设,不要大兴土木,打着文化的名义圈地搞开发!”……值得一提的是这出戏的尾声,不仅“中华文化标志城”停了,两年后在大会上发言要建“标志城”的人也因贪腐落马,成为阶下囚……

 

    侯露说,人们常常认为戏里的人物都“高上大”,而那“高上大”都是做假装出来的。她说,我的生活可不是做假装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尽遇上这么戏剧性的事!

    2010年12月10日,侯露在北京出差,突然接到徽剧著名演员王丹红的电话:“侯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机场接你!我一定要去接你!我有事要跟你聊!”侯露想:这么急,会是什么事呢?

    “电话里说不行吗?”

    “不行,一定要当面聊!”

    飞机十一点多到合肥,王丹红把一摞子材料剧照交给侯露:“侯姐,我要争今年的梅花奖!”

    侯露跳起来了:“什么?你知道申报梅花奖截止日期还有几天吗?12月30日!来不及了!”

    王丹红动情地说:“我本来是不打算再有什么想法了,可是,我们这次进京演出京剧,北京的老专家们都在问我:你为什么不唱徽剧了?!你为什么要放弃?!京剧再难也有人传承,你该为徽剧做事啊,不能让它没了!今年 是徽班进京220周年,20年前我在北京唱徽剧唱红的,20年过去了,我不能没有动静,对不起养育我的徽剧啊!”

    侯露被王丹红的真情打动了!那个飘着雨加雪的冬夜,两个人决定拼上一把!

    那真是戏剧性的半年!一关放过一关拦!

    12月20日,王丹红的基本材料整理齐了,但是缺一出原创小戏!侯露两天拿出一个小戏剧本《纪年珠》,王丹红三天抢排出来!省电视台《相约花戏楼》栏目编导们也卷入进来,抢拍下这出小戏剪辑制作,终于在12月28日把申报材料寄往北京!

    接下来就是筹集经费,王丹红抱着材料四处找领导,侯露连春节都过不安,不停地给一位经营墓地的企业家打电话拉赞助,没想到那位企业家像打发要饭的那样敷衍她……

    每每想起这些事,侯露总是痛心疾首:我真丢人啊,低三下四跟个卖墓地的老板请安问好!艺术家的尊严在哪里啊?!

    好在戏总是大团圆结束,王丹红的梅花奖拿到了!

    侯露做了10年剧协掌门人,为安徽催发了7朵梅花,每个梅花奖演员都有一段牵肠挂肚的故事,王丹红是最惊险、最荡气回肠的一朵腊梅!

 

    当我们要采访侯露时,她正在跟几位老艺术家谈未来的戏剧打算,几天后,报纸电视上就登出她的工作室揭牌的消息,微信里不停地看到她在为新戏《风雨四牌楼》海选演员……

    好吧,我们等着看戏吧!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