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良才苦索自成功 君子融和而近王——我所认识的王成功及其绘画

2015-10-22   浏览:1996

    王成功,著名画家。1964年生于新疆、祖籍安徽濉溪。居北京,游于艺。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省分会会员,安徽中山画院副院长,民革中央画院理事,淮北市政协第六届、第七届委员,中华文化促进会理事、中国艺术家联盟常务理事,中国琉璃厂画院理事,中国山水画研究院理事,安徽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人民日报神州书画院特聘画家。出版有《王成功国画新作选》、《王成功国画作品集》《王成功国画展览集》等刊物。

作品多次入选中央电视台、中国美协、文化部、民革中央等全国展览和全省美术展览;多次在淮北、合肥、北京、上海、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举办个展、联展;多幅作品被海内外人士和政府机构收藏。

 

 

尽江南四时春

清秋

 

茶言观色图

裁不尽一山秋(局部)

风雨桥上听蛙声

瓶花犹衰香满庭

 

孜孜绘画情

 

    小时候,王成功没有经过系统地美术教育,所幸遇到被打成“反革命分子”的湖南油画家张景森先生返回故里,便跟其学起了素描、学习油画。两年后,张景森老师被平反,返回湖南衡阳,王成功失去老师亲授的机会。当时农村条件差、环境恶劣,在没有老师、没有纸张和画笔的情况下,他只能在废旧报纸上练习。粉碎“四人帮”之后,王成功一夜能为生产队写画十多平方米的宣传栏,这些都为他以后的国画学习作了铺垫。

    毕业分配后,由于机关环境不许可,王成功只能在班前、班后画起国画。后来,他担任安徽中山画院的副院长,同时还担负着民革安徽省委宣传部的诸多工作,非常繁忙。如果工作和创作之间协调不好,是很容易流于浮燥的。但30多年来,他总是“谢应酬、抢时间、秋葫芦”,利用休闲和节假日时间,刻苦作画。前十几年他大多是利用业余时间到皖南、西南大山里写生,后十多年创作属于自己的写意山水。他凭着满腔对国画发自内心的热爱,挤出与别人调侃、打牌、喝酒的时间,在艺术的海洋里遨游,用画笔营造自己的世界。

    学贵有恒,谋事贵专。王成功自从从事艺术以来一直笔耕不辍,挥毫不止,从不三心二意。他不论寒暑,不分春夏,夜以继日,无休无止,不停地画,反复地画,一直画到自己满意为止。他是“以天下之至拙,应天下之至巧;以天下之至诚,应天下之至伪”,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上天没有辜负他的勤奋付出,他先后获得了几十个绘画大奖,就是对他勤奋的肯定。以他憨厚的性格,成就灵动的画风,正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的最好写照。

 

漫漫求索路

 

    在国画科目的学习中,王成功选择了山水画。孩童时期,他就对大自然由衷地真挚地热爱,常常上山下河,流连与山水之间。长大后,对山水的感悟渐渐地深刻,通过山水之形发现山水之灵——精神与山水之形相结合。更重要的是人可以在山水间自由地发挥、畅想。

    在从事山水画的学习和创作中,王成功如同他人一样也经历了三个阶段:师古人;师造化;探索求变。

临摹传统是基础,也是最艰苦的阶段。为了提高兴致,王成功在临摹中,并不刻意追求摹谁象谁,而是看似临摹,时有自己的观点和创意,名日临摹,也有创作,并从中体会到一些乐趣。在遍摹“四王”、“四僧”的作品时,也发现自己闪光的东西,好的线条,好的墨迹,并留心保留或去发扬,这也就是哲学中常说的否定之否定即扬弃吧!

    在与传统笔墨的对话中,王成功也为古人的公式化、概念化构图模式而厌烦,时常觉得他们的作品距离我们这个时代太远,认识到走向社会、走向大自然的必要性。因此他利用各种机会,行万里路,见识各地的风土人情;并览黄山、爬泰山、望秦岭、赏九寨、游三峡、走西口、登青藏高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大山大川的雄伟,搜集了大量的写生素材。

    在对传统与创新关系的理解与把握上,王成功认为应该学好传统,吮吸养份,深入乃知传统博大,但一旦进入创作状况,就要试图忘却传统,而后才能超越传统。为此,王成功在学习传统的笔墨情趣中,强调创造、创新精神,在实践中不断探索,不断开拓。

    在灿若群星的大师作品面前,王成功总想在艺术风格上找出一个切入点,特别是2002 年王成功从香港载誉归来以后,看到了黄宾虹先生的山水、花鸟画真迹,他被那浑厚华滋、大气磅礴的作品征服了。一时间,王成功突然感到自己不会画画了。三年多的时间里,王成功把能找到的黄宾虹、黄秋园书籍和作品都找出来,潜心研究。他不仅学习“二黄”的技法,更追慕前贤,学习黄宾虹先生一生勤奋,黾勉求进和其变法图新的深度及其“超前性”,效法他以力学、深思、守常、达变为准则,达到“渐进”、“顿悟”而入“化境”的艺术实践;感受黄秋园先生开阔的襟怀与超载一切物欲的心神,逐渐糅合贯通。

    对于各种艺术流派,王成功赞同拿来主义,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对各种有益的技法、画法、构图、立意等更要大胆地拿来,用自己的情感加以取舍,可以说,正是艺术上的横向、纵向联系赋予了王成功创新的活力。综合传统、民间及现代诸种技法,开创属于自己的韵味独特的意象世界。

    通过师古人、师造化,古今糅合,反复研究、修正、实践、积累,不断扬弃旧我,王成功的绘画作品发生了质的变化。他的山水画结构严谨、意境清新、内涵丰实,个性突出、朴秀兼全、畅涩相映、笔墨恣肆放浪,扫除浮华尽显真淳。群山的雄伟、草木的幽情快意、流云的潇洒俊逸、阡陌的内蕴生机,西南山岳的沉厚质朴,江南水乡的空灵淡远,笔墨与色彩之间常常闪烁着诗意。经过多次反复酝酿,王成功再次把泼墨、泼彩揉入线条中,把油画色彩、造型的功夫、尝试在色彩与水墨的双向交流中,使雨山雾岭与野枭鱼艇及室舍的精心勾勒相映成趣,以达到境界旷远,淡雅而清纯的效果。大山、村寨、飞泉、游牧、浣沙等现实的东西,都在他的笔下成为一个个鲜活的亮点,给人以美的享受。

     著名美术评论家刘曦林先生看过王成功的作品,形容道:“成功的作品,有看头、耐玩味、高品味,可造就。”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刘文西评价说:“成功的画就象成功的名字,从古人中来、从自然中来,从自己的心中来,一定会成功。”著名国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副主任、民革中央画院院长宋雨桂评价他:“法无定法、画无定法、必成大家。”

 

谦谦君子风

    王成功主张“二随”方针,即:随意、随缘。随意指的是画的技法,那是画画的上乘境界,随心所欲、随意生发,随类赋彩,挥洒自如,自然天成。随缘讲的是为人,不管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只要有机会接触、见面,并且能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帮助,那就是一个缘份。

    在绘画上,他孜孜以求,成功后,他却功成不居,始终保持谦谦君子之风。

    有了成就,出了成绩,荣誉扑面而来,应酬摩肩接踵,但王成功一直保持一个艺术工作者应有的儒雅淡泊,不骄傲,不做作,随缘而定,落落大方。许多画商和拍卖公司要求包装他,宣传他,他都一一拒绝。他说:“是珍珠总会闪光,是大海总会澎湃,是太阳总要升起,好的东西美的东西迟早会被人接受和发现。我所急的,不是别人不认识,是我自己的功夫是否已经到了家。靠包装出名不会长久,没有灵魂的书画不是艺术。”他对名利的豁达态度,让人肃然起敬。

    在生活中,他也是一个待人挚诚的敦厚君子。

    子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与?”王成功非常孝顺。他怀着感恩之心对年迈的母亲,不仅写下了情真意切的回忆母亲长达一万字的文章,他在行动上做得更好,最近六七年他调到合肥工作,母亲在老家跟着他大哥生活,无法经常孝顺母亲,他每个月必定抽出两天时间回老家看望母亲,遇到节假日还把母亲接到合肥,带她到各处转转。这一点他做得最好,堪称很多人的榜样。他和哥哥、姐姐相处和谐,这是悌的表现。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很多艺术家留长发、蓄长胡子、着便装,以奇态异形引人注目,但是成功从没有。他的文质彬彬,不仅仅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修养。按说一般的艺术家都很风流倜傥,但是在这一点上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对待感情很认真。上高中的时候他就是一个英俊的帅哥,有几个女同学追求他,他都严谨地回绝了。前些年在淮北市物价局,他同时担任两个科的科长职责,很多人评价他是一个儒雅型的领导。但他从没有滥用职权、风花雪月。一直低调做人,兢业做事,这一点大多数人难以做到。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周而不比”、“敬而不失,与人恭而有礼”、“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不论是和同事们相处,和亲戚相处,和老同学相处,和朋友们相处,和画家朋友交流,王成功都很和谐,很恭敬,很有礼节,很受欢迎,但是必要的时候又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很喜欢他身上的书卷风、学者气,评价他是:“有话不多,有趣可说,能推心置腹的朋友。”从农村来的三十多年的初中同学找他办事,他热情地自费接待。哪一位朋友家中有事情有困难,他知道了,都会主动联络其他朋友前去探望和帮助。

    不仅仅对待熟悉的朋友有仁爱之心,对待社会公益事业他也义不容辞。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后,他偕同众多知名画家义卖画作,自己就为汶川灾区捐款四万元的作品。

    王成功自娱斋号“梦泽园主”,意指“画从梦入,梦自心成”的意思。梦即为悟,画就要去悟去想,这种悟来自内心深处,来自自己各方面的修养和对亲友、对生活的热爱。画乃心印,所以对着王成功的作品,我们仿佛能领略到山川旷野的清新气息,感受到自然与人文锲舍的丰富与博大,感受到生命与生活的美好和鲜丽。开朗质朴、乐观向上,这是王成功的写照,也是王成功一生的追求。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