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安徽省文联副主席吴雪

2015-7-31   浏览:1673

 当烟火遇性灵

 

      1910年的布拉格,卡夫卡携了一本《庄子语录和寓言》穿过圣米库拉什教堂,一路沿着伏尔塔瓦河静静阅读,后常将道家思想渗透到写作中,终成欧洲最著名的表现主义作家。几十年后的蒙城,文庙的藏经楼下住着一位同样痴迷庄子的少年,他学唐宋、宗魏晋、追明清,以哲学滋养书法,终成一代书法大家。

       他,就是安徽省文联副主席吴雪先生。

        ·

      学哲学,是一件荣幸的事

      我们开车从芜湖路拐入一处幽静的院落,不曾料想闹市区内竟如此别有洞天,近有拱桥远有假山。卧虎之地必藏龙,沿着垂柳边的五层小楼拾阶而上,便来到吴雪先生的工作室。

甫一推门,浓酽的墨香绕鼻而来,叫人不自觉地撷获馥郁的诗情画意。细细睇观,中国古典的书法元素在干净雅致的空间里无处不在。笔墨纸砚、琴棋书画、金石印章、钟鼎挂屏、文史典籍……窗外的合肥是36℃的高温,烈日曝晒蝉鸣四起,而室内却是一片沁心的沉静与雅致,灵动的光影与满室的质感器物相映成趣。

      离我们预定的时间尚有十分钟,而主角已伴着爽朗的笑声提前而至。果不其然!文坛江湖各个夸他“随和亲民”,当真不是奉承。这就是吴雪先生了,有些瘦,带着眼镜,头发一丝不乱,很绅士地向我们微笑招手。

      请我们坐下后,吴雪先生亲自为大家斟茶倒水。明快的语调,淡然的神色,举手投足间透露着禅意,一派儒雅大学士之风。

      出生在庄子故里的他,视长于蒙城为自己这一生的幸运。作为淮河支流涡河岸边的一个县城,蒙城既有深厚的文化积奠,又有纯厚的民风。王安石曾有诗云“庄子气,时世风”。“我幼年时家的背后就是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亭。后来考了安大的哲学专业,至今,我从未后悔过,我以我选择哲学而荣幸。因为,这为我学习书法提供了很好的方法论的启迪,可以说是受用终生。”吴雪先生诚言道。

       在他看来,中国书法承载着中华文化,承载着中国的人文精神。中国书法追求正大气象,追求中和之美。这与我们道家和儒家倡导的“道法自然”、“过犹不及”理念是一致的。而书法,正是中庸思想的外化。就像庄子的哲学影响了卡夫卡的写作,也同样影响了吴雪先生的书法技艺,亦成为其书法艺术之学术基础。

      庄子曰:“是故天地者,形之大者也;阴阳者,气之大者也;道者为之公。”(《庄子·则阳》)书法虽为形学,然其最终指向当为“心”,当为“道”,故书法之最高境界当为“技进乎道”也。吴雪先生之书法思考首先在“天地”“阴阳”之间,其形式因素之用笔提按、迟速、轻重,用墨浓淡、枯润、燥湿,笔画长短、粗细、曲直、向背,结构大小、宽窄、高矮,章法疏密、穿插等,无不变化无穷,而皆以“心”“道”为旨归(秦金根语)。

      虽然谦虚地表示自己少时未曾受过系统的国学教育,但孔子所教导的仁义礼智信吴雪先生一直奉行。对长辈尊,对父母孝,对朋友诚,对事业敬,已融化在血液之中。宽以待人,与人为善成为他的处事之道。“这些幼时的启蒙理念也使得我的书法崇尚宽博、蕴藉、典雅的风格。追求点划、笔墨、字与字、行与行及整体之间的和谐,最后达到中和之美。”

 

 

      明明是书法家,却要拼学术

      曾经有一年,吴雪先生徜徉于古城滁州,饱览琅琊美景之余,自然得去探访探访欧、苏之踪。在政务之外,偷片刻之闲,体悟欧、苏诸前贤之文心艺境,或读其美文,或模其笔踪,或山林抚松,或庭院弄梅,觥筹之间,殊有宋贤之情怀矣。

这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古代士大夫被当代文人们视为偶像标杆。吴雪先生亦然,但尊崇古人的同时,他也不忘呼吁当代书法家们还得多创新。在他看来,一个书法家的自我修养——得多提高“书外功”。

      “书法并不仅仅是写的问题,更是一个修养问题。不仅要练技艺,同时还要加强文化修养、艺术修养、道德修养、品德修养。你不仅得懂文学、懂历史、还得有一颗开放创新的心。艺术家不能固步自封,要跟随时代前进。拿我的行书来说,以王羲之为宗,以苏米为体,兼及明清诸家所长,追求帖与碑的融合,走灵秀而朴厚的艺术道路,但力求守正出新,借以表达当代人的时代情怀。”

不仅如此,身为一个书法大家,吴雪先生在坚持临池和揣摩前贤佳作外,还始终不忘刻苦钻研钻研书法理论,且成果卓著。

      曾有出版社列出了唐代十位诗人让吴雪先生选择书写结集出版,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王维。在艺术理论文章《诗意的书写与书写的诗意》中,吴雪先生精辟地写道:边塞诗我基本上用带有魏碑笔意的行草书来书写,尽可能地把那种‘大漠孤烟’、‘关山飞雪’的苍凉雄浑的气势体现出来。山水诗则尽可能的用小行书或行楷书来书写,力求写的轻松自然,行云流水,如诗如画,让人在静雅的氛围中体会王维山水诗的恬淡、秀美。对于王维许多送别怀古的感怀诗,我多采用楷书、隶书和篆书来书写,尽量使内容与形式能够对应起来,不至于张冠李戴、北人南相……

      用社科院钱念孙老师的话便是:每次与吴雪相聚,总免不了谈书论艺,常常听到他对书法艺术的精辟见解,深感他对书法艺术的博大精深和无穷奥妙,有着自己的真切认知和独到感悟。

      有人说,吴雪先生的书法,携带很强烈的文人意识。其最大特点与个性是心灵化,接续了古人的生命激情和情感律动,是对当前式微的人文精神的呼唤。但事实上何止是书法作品,他坚毅温润的人格、广博自信的情怀、讷言而敏行的个性、自觉的哲学思考、不甘守成永不懈怠的艺术激情,无一不是当代文人的绝佳典范。

 

 

      左手书抒性灵,右手触抚世俗

      很多人在见到吴雪先生的时候,总忍不住问一个相同问题:身为文联主席,公务上必然各种案牍劳形夙兴夜寐,又是如何平衡内心性灵的完美与世俗生活关系的呢?

      他温和地笑了笑,端起手中的茶,轻啜一口,认真地说:“我在安徽文联工作25年啦!长期从事文艺管理、联络、协调、服务工作。我感觉,文联工作给我学习书法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和契机。一是可以很好的接触文艺界的各位大家名家,近距离向他们学习。二是可以借鉴其他艺术门类的经验,相互启发。三是可以有很多观摩学习的机会。但也需要注意的地方,一是不能以领导自居,先入为主。二是不能利用职务之便侵占艺术家的时间。三是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要下力气练好基本功。特别要处理好工作与个人艺术的关系。工作第一,艺术第二。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可以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

      事实上,在中国书法的精神谱系中,历来就不乏特立独行的官员。褚遂良、颜真卿、欧阳询、柳公权、董其昌等等,官都当得不小,他们现实人生中的第一身份,都不是书法家,而是官员。行政职务,并不能成为吴雪先生书写的障碍,反而丰富了他的笔墨和情感,拓展了他书法审美的意义空间。而真正的艺术能对人起到心灵净化的作用,把人从世俗的酣睡、繁庸的公务中唤醒,二者可谓相辅相成。

      因对淳朴生活心向往之,吴雪先生的生活正在一步步化繁为简。

      现在的他除了每天工作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散步。每天至少五公里,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我们都知道社会很浮躁,我也是知天命奔六的人了,如果晚上没有应酬的话,我会选择不吃饭,然后沿着小区散散步。都说文艺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想要塑造别人灵魂,必须得先修炼好自己。无论是工作、艺术还是生活,修身是终生的必修课。”

      吴雪先生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一条他逛崔岗文艺村的照片,下面点赞无数。配的文却是简单的寥寥两句——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回归自然快乐无限。

      烟火性灵皆有诗意,而这不正是生命的本真么!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