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国医大师徐经世教授

2015-7-31   浏览:3325

徐经世教授在工作徐经世以带徒临证的方式传承自己的学术经验 

       “若干年后,听到有病人说找徐经世的徒弟看病一样管用”,国医大师、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家级名老中医徐经世先生说,“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朴实的话语,折射出一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学术,造福患者”的中医梦。

 

 

       “真功夫”赢得患者信任

       徐经世生于安徽巢湖之滨的世医之家,深受祖父徐恕甫先生行医救人的影响,自幼萌生从医济世的情怀。他刻苦研读家藏医书,并在祖父的口传身授下,掌握了很多疑难疾病的诊治,为世人称道。

       2013年8月,一位中年汉子指着身份证上胖乎乎的妻子照片说:“徐老,您看,都瘦的没形了。”这个病人2个多月来,一吃就吐,一直靠吊水维系生命,家人找了所谓的偏方,甚至试了迷信的方法,可是病情越来越重,命悬一线,带着最后的一线希望找到了徐经世。徐经世问诊后开了三副药,第一副药吃下去后吐就止住了,三副药吃完后就能吃饭了。

       安徽巢湖临湖镇一位64岁的王姓患者每到炎夏就出现39.5℃的高热,2003年8月他吃了一周徐经世开的中药,就好了;2005年1月,安徽合肥一位36岁的女性总是咯血治不好,经过徐经世的五次诊治,症状消失了……徐经世靠真功夫赢得了患者的尊敬。

       来找徐经世看病的都是久治不愈的患者,所以他必须要更加全面细致地思考。82岁高龄的徐经世患有多种慢性疾病,为了慕名而来的全国各地患者能看上病,徐经世总是延长自己的门诊时间,早来晚走,无论时间多晚,对每个病人都是四诊合参,绝无半点敷衍,他的诊室经常是最后一个熄灯。

 

       “看好病不是那么容易的”

       “看好病不是那么容易的”,徐经世说,“看病一定要‘跟踪’病人,了解疗效,有效的要总结提高,效果不好的要找原因。”曾经有一位“肠澼”(溃疡性结肠炎)的患者,反复腹泻,吃了不少汤药,但屡治屡犯,不见根除。徐经世认为“汤者,荡也,荡涤之力太过,对此病初期可以,但后期一定要以敛收功”,于是将汤剂改成散剂后服用,效果立显。

       今年82岁的徐经世,每次下门诊后都把疑难的病案整理记录下来,数十年来未曾懈辍。“对于比较典型的病例,我回家后认真记录下来,有困惑的就翻书找答案,甚至夜里想起来什么,都赶紧记下来。”徐经世为了将自己的经验无私地传承下去,亲手撰写了共85万字左右的《徐恕甫医案》《徐经世内科临证精华》和《杏林拾穗——徐经世临证经验集粹》。在学术经验传承方面,他两次获得安徽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和两项省级科技成果。弟子们也很珍惜师从徐经世的机会,潜心从师学习,整理总结徐经世的学术经验,发表了70多篇关于中医传承方面的论文。

       “前几年,我老伴身体不好”,徐经世说,“我一会给老伴翻个身再来写几句,一会给老伴吸个痰再写几笔,个中辛苦难为人道,我之所以这么艰难还要写,就是想让我的经验留给后人借鉴,以减少患者痛苦。”

 徐经世教授在工作

       不囿名利,不开大方

       对于一些贫困的患者,徐经世经常免除他们的挂号费,每年将近有100多人次。很多药店、私立医院不惜花重金聘请徐经世为其“代言”,均被他一一拒绝:“当医生不能一味向‘钱’看,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

       徐经世有一个原则:不开大方,贵药能不用坚决不用。他开的方子一般不会超过12味药,平均每副药20多元。比如在治疗气阴两虚的病人时,常用北沙参加味代替其他名贵的参。10多年前,徐经世家乡的一位家庭经济困难的食道癌患者手术后没钱化疗,徐经世让其每天吃10克灵芝,坚持了一年,明显好转,病人到现在依然健在。上个世纪70年代,徐经世的一个靠拉板车维持生计的邻居腹痛难忍,去一家医院看急诊时,医生要求进行剖腹探查,因为凑不齐20元的手术费找到徐经世,徐经世让他吃了2毛钱的“良附散”,第二天就好了。

 

       “只要真心愿意学,谁来我都欢迎”

       超凡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徐经世成为全国第二、三、四、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继承人指导老师、全国中医药传承博士后指导老师,获得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徐经世的大师风范,让很多人想师从于他。对于求学者,徐经世坦言:“只要真心愿意学,谁来我都欢迎。”他要求徒弟,一定要有坚定的中医信念,信中医、用中医,愿意为中医付出努力。为了带好徒弟,他总结了自己的一套教学方法:第一步老老实实跟随老师抄方,边抄边领会老师的思路;第二步在老师的指导下独立处理病人,有疗效才算真正学到老师的本事;第三步就是总结提高,尤其是要通过带着问题找答案来提高自己。

       为了让弟子学到自己的真本事,徐经世经常边应诊,边传承, “思及人所未想”。一次在应诊时,一胸痛的病人自诉在两年的时间里总是出现胸前闷痛,心血管造影、支气管镜及胃镜检查都没有明显异常。此病病因是什么?为何做了这么多检查仍然找不到病因?怎样运用中医的思维来考虑?……徐经世一股脑儿把这些问题抛给在场的学生。不见有人作答,徐经世提醒说,还记得《金匮要略》里记载的“千般疢难,不越三条”吧,一句话让大家想到了“金刃虫兽所伤”的“不内外因”。徐经世继而解释道,这是因其旧伤日久而致气血淤滞于胸中,治疗应从局部病位着手,以宣肺调肝,通达血络为治。病人服药一周后复诊,疼痛症状明显减轻。

       徐经世说:“我不仅仅带自己医院的徒弟,外面的人想学我也带。”前段时间,浙江的一位学生打电话说,一位间歇性晕厥的病人用药效果总不好。徐经世在了解情况后,发现学生的诊疗思路没有问题,只是用药过于谨慎,就指点该学生加减了几味药,服用后病情好转,未见反复。

徐经世认为,中医要传承下去,既要培养“有疗效”的名医,更要用事实展现中医的神奇。在与社会人士谈中医时,徐经世总是以成功的案例宣传中医的魅力;与年轻的医师交流时,他教育大家要坚定中医信念,做铁杆中医,用中医的技术治病救人,用中医的内涵彰显医德。

       “不管是我们医院的,还是省内外的,我带的徒弟现在逐渐成为中青年中医中的佼佼者”,徐经世说,“这是让我最欣慰的,尤其是他们用了我的经验治好了病人,说明我的经验真正传承下去了。”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