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 

方贤道—— 我的学习与创作

2014-6-27   浏览:2159

           

方贤道

        走进生活不等于走进艺术,艺术创作离不开生活,从自然之物到心中之物,从物象到心象,需要画家不断地修炼和参悟。

        方贤道,1954年生,安徽蚌埠人。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82年入黄胄人物画研究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安徽省政协委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书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方贤道

 

方贤道


       中国画作品入选:第六、七、八、九、十、十一届全国美展(第六届获优秀作品奖);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建党七十周年全国美展;97“全国中国画人物画展”;首届全国画院双年展;第二届全国画院双年展;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首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精品展(优秀作品奖);中国风格·时代丹青——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国际艺术作品展(优秀作品奖);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第二届黄胄师生作品展;生活之路——第三届黄胄师生作品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浙江美术馆收藏。

 

方贤道

方贤道


        1994年应邀赴日本大阪举办画展;
        2009年应德国奥斯纳布吕克市政府邀请赴德国举办“东方田园——黄少华、方贤道中国水墨画展”;
        2012年应德国下萨克森州邀请赴德国埃姆登东弗里斯兰州立博物馆举办画展;
        2013年应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邀请赴法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办画展;
        出版著作:《少华贤道人物写生》、《方贤道乡土人物画》、《画苑掇英·方贤道》等个人画集。
       1982年春夏,我因为画了一幅反映北方农村题材的作品《夏憇图》,被黄胄老师看中,参加了由他亲自主持的中国画研究院首届人物画研究班,我当时28岁。对于一个刚走出浙江美院不久的青年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一个过去似乎很遥远虚幻的大师,如今走到了他的身边。中国画研究院建院之初的临时院址在颐和园藻鑑堂,在那段时间里,黄胄老师忙于院里的各项工作,但他几乎利用一切空闲的时间作画。他作画不用参考和依靠他自己的画稿,许多生动的形象在笔墨之间,呼之欲出,这是他几十年走进生活记录下的画稿,已深刻的储存在大脑里。他画百驴长卷,动态无一重复,复杂的结构透视转换,自然而生动,气韵畅达。点厾几块墨点,随即演变成几只毛绒绒的小鸡。各种人物动态徒手意写“真(客观现实)识(主观感觉)相触,如镜写影”——黄胄语。黄胄老师曾对我说:“画家要到生活中去‘摔打’,磨练自己的能力,发现记录生动的形象。从写生到创作,从发现到创作,从记忆到创作,这是他的创作方法和众认的成功经验。
       中国绘画史延续至今,成功的大师各不相同,成功的经验也不尽相同,但崇尚自然,热爱生活的经历却大抵一致,殊途而同归。六朝宗炳栖丘饮壑三十年,西涉荆巫,南登衡岳,结宇衡山,当其老病俱至,名山难行,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五代大画家荆浩,隐居太行洪谷,宏观天地之壮雄,赞美松石之品格,作写生画稿上万,“搜妙创真”;元人王蒙隐居黄鹤山三十年,过着芒鞋竹杖,高卧青山而望白云的生活,得江南溪山林木之润泽,葱郁深秀,独写青卞神髓;元四家之一的倪瓒,参禅学道的“高土”,后半生中的二十余年,“扁舟箬笠,往来湖泖间”,太湖坡岸竹柳、山峦、茅屋,意境清幽疏简;明人渐江,身居歙县西郊五明寺,往来黄山,“常以凌晨而出,尽酉始归,风雪回环,一无所避”,数十载如一日,以禅者之心体悟山川性灵,冥心玄化,画风冷俊。
       与古代文人画家、遗民画家不同,黄胄老师直面现实生活,热爱普通劳动者,画面中充溢着蓬勃生机和美好情境。作品中有他熟悉的部队边防生活,有能歌善舞性格豪爽的新疆少数民族,以及与人民群众劳动生活相关连的各种动物。其题材之广泛,内容之丰富,在中外美术史记载的画家中为数不多。
       作为反映现实生活的人物画家,我的创作之路深受黄胄老师影响。近四十年来,坚持经常深入北方农村,赴太行山、沂蒙山、陕北高原等地写生,吃、住在山乡百姓家,享受阳光,相伴风雨,呼吸乡土气息,记录农民“日出而作,日息而归”的生存状态。近距离速写生动质朴的农民形象,以笔墨和心灵触摸劳动者的形质和神质,寻找中国农民的特有品格。随着对农村生活的不断积淀和心里厚积,挖掘当代农民与土地、自然的深刻情结。时代在变化,农村在变化,农民也在悄然改变,唯一不变的是在这块土地上造就的纯朴厚重的性格。我用笔墨记录了我对当代农村和农民的理解,记录了三十多年来阶段性的感悟和艺术表现取向。《故土》是我和黄少华早年创作的农民与历史时空的延续;《夏憇图》侧重于劳动后的农民休闲状态;《六老汉笑春图》表现农民与大自然的和谐共享;《阳光岁月》意在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山歌》体现农民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优羲塬山民》是农业文明下的当代情境;《胜利》则是以农民形象为载体的抗战胜利军事题材。
       走进生活不等于走进艺术,艺术创作离不开生活,从自然之物到心中之物,从物象到心象,需要画家不断地修炼和参悟。当下,许多画家以数码照片替代写生,切断了第一感受的主脉,隔绝了触摸生活的质感。画家需要与物象的对话,需要与自然的对话,从而获取艺术创作中的“真”。
深入生活之路是漫长的生活体验,是创作的能源和动力,有苦寂,有快乐。我从前辈大师的艺术精神和人格魅力中领悟一点,受益终生。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