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 

博物馆文创 各国怎么玩

2019/4/28   浏览:264

来源:环球时报

 

  “朕知道了”胶带、Q版“杜甫很忙”鼠标垫、三星堆青铜面具饼干……在国内,博物馆这个曾经显得有些高冷严肃的概念,正在以一种温暖且俏皮的形式,逐渐走入人们的生活。截至2017年,国内已有2500多家博物馆围绕馆藏进行了文创产品IP开发。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全球博物馆馆长论坛上,文创产业作为博物馆发展矩阵中的重要一环,被国内外馆长们多次提及。“你不能拥有真正的文物,但可以拥有由某些文物原件衍生出来的文创产品,并通过它们了解不同国家,体验不同文化。”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馆长裴基同在论坛上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故宫15亿文创生意

 

  目前,国内博物馆文创做得最风生水起的当属故宫。从日历、朝珠耳机到口红糕点礼盒甚至输入法,故宫文创爆品不断,迅速吸引了一批年轻粉丝。2017年,故宫文创全年收入达到15亿元人民币,是门票收入的近两倍。 2018年,中国国家博物馆设计开发了“国博衍艺”文创产品90余款。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在论坛上表示,“这些文创产品为古文物带来了新生,并有创造力地将它们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放眼世界,全球知名的博物馆早就走上了发展文创之路。从2001年开始,大英博物馆就将文创产品作为其主要创收渠道。近两年,大英博物馆艺术衍生品年均营业收入突破2亿美元。2017年,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纪念品销售额达 5608 万美元。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商店的零售收入占其总收入的1/3。

 

  裴基同表示,文创产业不仅能为博物馆的财务状况做出突出贡献,更是一种与大众共享文化遗产的方式,让人们对文化遗产增进了解,有更多理由回到博物馆,继续深入博物馆体验。“我们需要在博物馆之间制定共同策略,以扩大文创产品在不同国家和文化之间的发展。”

 

  围绕镇馆之宝做文章

 

  说到底,博物馆文创终究是一门生意。要想将这门生意做得红火,光有博物馆IP是不够的,博物馆文创领域的佼佼者都有自己的一套文创逻辑。比如,很多著名博物馆的文创产品开发都是围绕镇馆之宝进行的。大英博物馆埃及馆入口处的埃及罗塞塔石碑就是文创IP明星之一。搜索该博物馆官方礼品网店可以发现,与罗塞塔石碑相关的产品包括服装、首饰、杯子、充电宝、巧克力等60多种。看到它们,就好像看到了罗塞塔石碑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文化价值和审美价值。

 

  为了跨越地理和文化阻隔,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大英博物馆近年将全部800多万藏品的IP授权中国公司,请他们进行符合中国市场需求的二次创作和开发。大英博物馆则负责对设计方案进行把关,以确保符合藏品的文化意义。

 

  “我们很高兴看到大英博物馆的文物元素来到中国,与中国公司合作,事实证明,这种做法非常成功。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希·菲舍尔在论坛上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英博物馆正与中国同行互相学习。“故宫博物院在文创领域做得棒极了!”

 

  据了解,故宫的每一款文创产品研发周期都在8个月左右,与有些博物馆将文创商品外包给第三方不同,故宫自己找大企业合作,从创意到产品,每个环节都严格把控,每一款产品的研发投入都在二三十万元,一年的文创产品研发成本约一两个亿。

 

  “立体研发”,避免同质化

 

  尽管近年来中国的博物馆文创事业取得了长足进展,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王春法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国内的文创在很多情况下过多关注产品的市场价值和文化元素呈现,但没有把文物内在价值的延伸和活化放在一个重要位置。“所以,尽管市面上文创产品多种多样,但在呈现传统文化方面,还显得比较碎。事实上,文创产品不在于多,而在于对文物内在价值的深度挖掘和呈现。”

 

  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王亚民在今年两会期间谈到,博物馆文创的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自发文物研发阶段”,主要以小产品为主,对一些文物进行简单复制;第二个阶段是“自觉文创研发阶段”,文创开始和一些流行用品结合,比如制作手机壳等;第三阶段是“立体文创阶段”,即开始研究文创产品和人们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的关系,将两者进行有机结合。王亚民认为,为避免目前文创产品同质化等问题,文创产业必须上升到立体研发阶段。“搞文化创意,一定要研究博物馆藏品的文化历史,同时要研究中国人生活方式的变化,只有这样,产品才能满足人们的真正需求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