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云南京剧与改革开放

2019-2-16   浏览:73

来源:云南日报

  成立于1960年的云南京剧院,是中国京剧界的一支劲旅,既具有深厚的传统京剧文化底蕴,又具有锐意改革勇力和创新精神,与北京、上海的京剧院团鼎足而三。云南京剧院以关肃霜为代表的演员阵容,包括刘奎官、金素秋、裘世戎、徐敏初、梁次珊、高一帆、刘美娟、贾连城、夏韵秋、程静华等,行当整齐,技艺精湛,饮誉剧坛。流派代表剧目和创新剧目《通天犀》《扈家庄》《盗库银》《盗御马》《白门楼》《醉韦》《伯牙碎琴》《白蛇传》《战洪洲》《谢瑶环》《多沙阿波》《黛诺》等,是对京剧传统流派的传承发展与创新,有的剧目则代表着当时京剧发展的前沿水平或最高水平。
  《铁弓缘》引领风骚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云南京剧院正式更名为云南省京剧院。当时,在业务建设上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件大事,就是拍摄彩色戏曲电影《铁弓缘》。该剧是云南京剧领军人物关肃霜的代表作和成名作,自1948年关肃霜师满在长沙首演以来,常演常盛,经久不衰。长期以来,关肃霜与合作者对该剧反复加工修改提高,使之成为一出最能体现关肃霜舞台艺术底蕴的经典剧目。北京电影制片厂决定拍摄《铁弓缘》,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的献礼片,这也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云南京剧界乃至云南艺术界的一件盛事。云南省宣传文化部门领导高度重视,全力配合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该片由著名电影导演陈怀恺执导,剧本改编和舞台导演是云南省京剧名家张宝彝。根据陈怀恺导演提升主题的思想,云南知名编剧杨桐也作为张宝彝先生的副手参加了剧本改编,同时音乐唱腔也在舞台演出的基础上进行了丰富完善和创新。该片于1979年10月前拍摄完成,是云南京剧人向国庆30周年献上的一份厚礼。
  电影《铁弓缘》一经放映,获得巨大成功。剧本主题突出了平反冤假错案,很有时代精神,文学性也进一步提高,音乐唱腔更加流畅明快和动人。演员阵容十分整齐,高一帆饰匡忠,梁次珊饰石伦,贾连城饰石须龙,关肃娟饰陈母,李春仁饰王元龙,张占元饰关伯,董瑞堃饰王富刚,杨洁饰关月英,生旦净丑人人出彩。尤其是关肃霜在剧中忽男忽女、亦生亦旦、允文允武的生动表演,更是令观众拍案叫绝。该片把1963年关肃霜首创的“靠旗挑枪”这一高难技艺,自然贴切地穿插在剧情中,用电影的传播形式普及到全国,一时间“靠旗挑枪”成了全国戏曲界武旦刀马旦演员的必修技艺,而“关肃霜”三字也成了文武全才旦行演员的代名词。
  电影《铁弓缘》的拍摄成功和巨大反响,标志着关派艺术的横空出世。《铁弓缘》不仅使关肃霜的全能艺术水平引领着当时京剧旦行的表演艺术风骚,而且在京剧传统剧目的传承发展和推陈出新方面,也引领着当时京剧艺术的风骚。1979年,《铁弓缘》荣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1980年荣获第三届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戏曲片奖。
  《佤山雾》别开生面
  1979年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开局之年,也是云南省京剧院艺术大发展的开局之年。这一年云南省京剧院不仅拍摄了《铁弓缘》,而且自创的现代题材剧目《佤山雾》也入选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献礼演出。该剧由云南省著名编剧王绍志创作,京剧名家梁先庆和苏保昆执导,关肃霜和她的学生钰存领衔主演。主要演员有梁汉森、高峤、潘铁铮、苏保京等。为什么是关肃霜和她的学生钰存领衔主演呢?该剧初演时由钰存饰演主角叶娘,当时关肃霜正率团赴滇南慰问部队,同时积极准备《铁弓缘》的拍摄。为选调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国庆30周年献礼演出剧目,时任文化部副部长吴雪在昆明看了《佤山雾》后,认为这是一个反映现实的好作品,可以作为献礼剧目,并提出由关肃霜饰演叶娘一角。因此,关肃霜在《铁弓缘》拍摄结束后,便立即投入到《佤山雾》的排演之中。关肃霜饰演的叶娘,唱念做打俱佳,充分展示了她的艺术功力。剧中有一场“路劫”的戏,反动恶势力派劫匪追杀叶娘,欲用绳索将她擒住,关肃霜与编导精心设计了一段绳索的开打,绳索几次缠身,她几番闪转腾挪,绳索如利剑劈来,她翻身下腰闪过,每每演到这里,观众必然报以热烈的掌声。剧中还有一大段反二黄散板转慢板的成套唱段“伤心话出口难留”,关肃霜唱得委婉柔韧,凄楚哀怨,十分动人。该剧是国庆30周年献礼演出中唯一一出少数民族题材现代戏,评论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在各地院团恢复上演传统戏的大氛围中,云南团创演民族题材现代戏别开生面,勇气可嘉。著名戏曲理论家郭汉城更是在《中国戏剧》上评论该剧是“一出好戏”。《佤山雾》被评为国庆30周年献礼节目演出一等奖、创作二等奖。
  《铡判官》突破禁区
  京剧《铡判官》又名《探阴山》,是一出传统的京剧连台本戏,描写包公到阴曹地府冲破重重阻力平反冤案的故事。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戏曲改革运动中,经上海新民京剧团的李宝魁和上海京剧院的刘梦德改编整理,把五六本的连台本戏集中成3个多小时的单本戏,着力刻画包公的清官形象,收到很好的演出效果。
  在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巨大动力推动下,1980年云南省京剧院以探索精神,决定排演《铡判官》。由于该剧的剧本太长,需3个半小时才能演完,于是公推我担任剧本的移植整理工作,实际上就是删繁就简进行压缩。当时剧中的包公由著名铜锤花脸刘万选饰演,判官由著名架子花脸张占元饰演,柳金婵由梅派青衣王玲饰演,油溜鬼由名丑魏刚饰演,五殿阎罗秦广辉由我饰演,执导此剧的是导演新秀张树勇。
  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排演后,当时云南省文化局局长王以中和主管艺术的副局长杨明,以及京剧院负责人叶康华、金素秋、刘美娟等人观看此剧的内部演出。他们对该剧发表意见时,王以中很谦虚,请杨明先讲。杨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是一出好戏,完全可以上演”。此言一出,会场沸腾了。当时针对剧中包公下到阴曹地府,探出柳金婵的冤情,要求重审,与五殿阎罗秦广辉产生矛盾,于是二人发生激烈的争论,秦广辉理屈词穷,在唱词中说“阴曹情地府事不用你管”,包公回敬“宋王爷他封我阴阳二官”,王以中和京剧院党委书记叶康华认为,“宋王爷他封我阴阳二官”这句唱词,依靠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解决矛盾很不妥,建议作修改。于是,我不断思索如何改好这句唱词。第二天,副院长金素秋见到我说:“小乔,领导提议改的那句唱词,我琢磨了一句你看如何?秦广辉不是说‘阴曹情地府事不用你管’吗?包公可以回他‘包龙图平冤狱入地上天’。”当时全国正在平反冤假错案,这句唱词很有现实意义,我急忙说道:“很好!很好!谢谢您!”
  由于《铡判官》既突破了禁区,又具有现实意义,连演一月有余,场场满座。每当刘万选饰演的包公唱出“包龙图平冤狱入地上天”,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这一时期,云南京剧院的程派名家夏韵秋把曾被禁演的程派名剧《锁麟囊》搬上舞台,同样深受各界好评。
  云南京剧享誉西欧
  乘改革开放春风崛起的云南省京剧院,精湛的艺术技艺,严谨的舞台作风,虎虎有生气的推陈出新精神,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1980年,云南省京剧院受国家派遣作为文化交流代表团访问了法国、意大利、奥地利、瑞士、列支敦士登西欧5国。此次出国,领衔主演为关肃霜,主要演员有高一帆、贾连城、杨勇斌、韩福香、李春仁等。演出的剧目有《战洪州》《盗库银》《盗仙草》《金钱豹》《拾玉镯》《秋江》《三岔口》《雁荡山》《打焦赞》等,可以看出为便于交流和普及,剧目以炽热火爆的武戏、载歌载舞的歌舞剧和富于生活情趣的轻快小戏为主。当时,这是为数不多的代表国家出访的京剧院团,任务光荣而艰巨。演出团先后在法国的里昂、巴黎、雷恩,意大利的罗马、巴勒莫,奥地利的维也纳,瑞士的苏黎世、伯尔尼、日内瓦,列支敦士登的瓦杜兹等11个城市,演出68场,观众达15万人次。所到之处,深受观众欢迎,许多西欧人士表现出了对中国传统京剧的深切爱好。
  巴黎民众对中国京剧并不陌生。1955年、1958年和1964年,中国京剧和昆曲曾在巴黎演出过,掀起了“中国热”。时隔16年之后,云南团又到这里演出,《法兰西晚报》这样评论:“你不了解中国人,(京剧)多么重要哟!五分钟之后,你就有印象去谈论他们,这就是京剧的显著的奇迹。”并赞扬“京剧再度轰动巴黎”。
  在巴黎的首场演出,法国总理雷蒙·巴尔、参议院议长波埃、副议长舒曼、文化部长莱卡、巴黎市长希拉克等政要和观众1000余人出席观看。演出刚结束,会议大厦董事长便上台祝贺演出成功,他说,大厦建成使用6年来,第一次有这么多政要一起来看演出。法国著名歌唱家米海尔·玛迪奥说:“看了你们的演出,就像巴黎出了太阳一样。”在这个季节,巴黎老是阴天,一出太阳,人们就外出游玩。她以此来比喻巴黎观众热爱中国京剧的炽热程度,真令人感动。法国电视一、二、三台和各报的记者数十人,每场演出都来拍摄、采访,进行深入广泛的报道,让法国民众进一步了解云南团的演出。在法国演出期间,巴黎科研中心戏剧音乐研究所专门举行了座谈会,对东西方戏剧艺术的异同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讨交流。
  此次出访演出,每到一地,都以精湛的技艺和良好的舞台风貌令观众由衷称赞,在西欧又一次掀起中国京剧的热潮。关肃霜院长深有感慨:“我们这次出访,向西欧人民介绍了中国传统京剧,通过艺术交流,促进人民友谊。我们在思想和艺术上受到了很好的锻炼,我更加感到京剧革新、发展,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都有积极的影响。我们要勤于实践,勇于探索,不断丰富上演剧目,为新时期的文化建设多作贡献。”
  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云南京剧如坐春风,实现了新的发展与繁荣。
  (作者单位:云南省文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421号